大坊的古樟

大坊村有一棵千年千年樟树,长得枝繁叶茂,枝枝相依相,,默默地屹立在村口,春花秋月,风霜雨雪,一年四季护卫着大坊村。千百年来,这棵古樟目睹村庄的风雨岁月,沧海桑田,也观望着整个村子的世道变迁,四季轮回。

没有人知道,这棵古樟树到底是什么年月长出来的的。樟树边缘粗壮,,需要好几个成人才能做到合围过来,而上又又分开了多股树枝,树干相依,枝生繁茂,遮天盖地,一棵树树就像一个大森林那样那样长在大坊村的土地上。虽然岁月悠久,但古樟的中间却没有枯空,不像有些村子的古樟那样,人可以从枯空的树杆中间穿行。。古樟树下,人们成群地在这里聚集聊天,休息,村子里人们的家长里短也就从这里传了出去。

在金溪,,许多村庄都会有这样的樟树,,但是,像大坊这样高大的雄伟,扶摇苍穹,枝桠桠劲的古​​樟,却却不多见。村中老人说,这株樟树的年纪比整个乡下的。年纪还要大,我们不知道,在村庄还是一片荒芜之地时,是是谁把樟树的种子播撒在这片土地上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樟树的根系已经深深地扎进了大坊的年复一年,月复一月,上千年过去了,古樟以其苍老的一片,送走了了土地,她汲取了土壤的养份,而大坊的土地又给了古樟以充沛的滋润。村里一茬又一茬老者,又迎来了一大堆又一堆新人。要么岁月如何变迁,古樟总是以慈祥的目光,关注着着大坊的村民,世世代代,生生不息。

大凡千年的千年古樟,,都会让人们知道许多神奇。大坊村的古樟也不是例外,,古樟的一枝一叶,也因此因此被注上神秘的色彩: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拆开枝条,否则就会被破除报应。。不料,刀砍古樟后,枯枝断节处,竟然穿上殷红的液汁,有人身上的鲜血。她顾不上疼痛,慌忙对着古樟连连跪拜,尔后扔下下枯枝,失魂落魄地跑回家中。此后,村妇竟一病不起村民们说,她是得罪了了樟树神,遭到了报应了。

此事在村中越越传越越玄乎,后来,再也没人敢对古樟动贪念了。那是后来有人在古樟旁旁建造新房,碰到古樟的枝叶,也都小心翼逐游戏地避让开来,绝不会随意折断。

大坊的村民就这样与古樟相依相伴,古樟也俨然成为村中的老者,受到全村人的膜拜礼遇。历经千年风云雷电的洗礼,古樟却却永堡苍翠雄姿,树冠浓荫覆盖十亩地宽,村民在离树百来米远的地方挖水沟,还是挖到古樟延伸延伸的坚固根系。原来在古樟底下有一个池塘,大半个塘面被树荫覆盖覆盖,飘落的到了末尾,池塘抽干了水抓鱼,塘底下竟然积垫了厚厚的一层枯叶。

斑鸠,八哥,麻雀成群结队聚集在树丛中,在古樟上安家,在古樟上觅食,在古樟是鸟儿们的天堂,常年鸣叫着小鸟的欢唱声。即使是小孩子,也从来没有人会爬上古樟去掏鸟窝,因为,因为,村中的老人说过,古樟上的一枝一叶,都是有神灵护佑的,当然也包括包括在古冈上的小鸟了。鸟儿是古樟的贵宾,是古樟年再复一年的漫长生活中最忠实的邻居,因为有了鸟儿的鸣叫,古樟才不会感到寂寞。

樟树一年四季常青,即使是在秋风扫落叶的季节,依然苍翠得令人眼热。冬雪皑皑,没有砍跨古樟闹春的枝头。春来江水绿如蓝,当河堤上的柳枝状冒芽芽泛绿时,这棵樟树经过严冬积雪的考验,就愈治愈了苍翠蓊郁。然而经过一夜春风的吹拂,樟叶由青翠变成了绯色,没过几日,绯红转成殷红。在明媚的春光的照耀下,满树樟叶火团锦簇,流光溢彩。

一到夏天,这里就到了全村的纳凉场所。大水牛在树荫下悠闲地躺着,黄牛则靠在树上。古樟长在村口处,村民出工,收工,都会在树底下歇息片刻。成群的顽童或爬上树杆嬉戏耍,或围着树杆玩着找寻寻觅躲藏的游戏。大一点也会不约而同聚集在郁闷如盖,丝丝荫凉的樟脑底下,村姑村嫂们在树荫底下纳鞋垫,缝补衣服,男人们就是光着膀子在树底下吹牛皮,老人们摇着蒲扇,眯着双眼在树荫下闭目养神。夏天里,有时连着大雨停后,樟树的枯枝上长出大小不一,晶莹剔透的木耳。这时,村民我们便会用竹竿绑起来。上镰刀,从树上采伐这些新鲜的木耳,捣下来便是一家人美味的大餐。

只要你一个挨近这棵古樟,便会油竟生一种宁静幽远,从容淡定的心境。冬去春来,年在苍白的千古风韵时,你一定会进一步敬拜生命。复一年,在这儿,那棵樟树在诉说岁月的沧桑。用苍老的双眼,观望着整个村庄的变迁。

Schreibe einen Kommentar

Deine E-Mail-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.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* markiert.